反貪反腐,實在是一門顯學,社會各界都欲染指。有報道稱,中國行為神經科學家開始研究,貪官的大腦與常人有何不同,據說已經在左腦區域找到了答案。“這一說法促使外界討論是否可以利用藥物或治療方法來抑制腐敗傾向。”
  我是文科生,對科學家的高見只能存而不論。說起用藥物或治療方法抑制腐敗,不由浮想聯翩,譬如想起了用電擊療法對付網癮,用藥物治理社會異端等。有些異端,的確被藥物治好了,當然這個“好”,不是指他們腦中的妄念被祛除,他們變成了常人,而是說,他們被治成了白痴,再也無法挑戰社會與世俗規則。
  有時我們不免琢磨,貪官,尤其是那些貪污數百億的巨貪,將數千萬現金藏在家中的蠹蟲,腦子到底怎麼想,腦殼到底何其特殊?在常人眼中,貪污百億,八輩子都花不完,藏金於家,緣何不去存銀行?
  與友朋談此話題,一位學者朋友語出驚人:把我放在他們的位置,權力膨脹而不受約束,我必然也是一個貪官,而且貪的錢比他們還多呢!此說深獲人心,引來眾人頷首。看來,貪官的思維並不難理解,他們的腦袋與常人並無本質差異。
  最根本的問題,如學者朋友所雲,當權力不受制約,貪欲便永無止境,貪了十億,便想百億,貪了百億,便想千億,哪裡會在乎什麼時候能花完,此中要義是占有,而非消費。反之,當權力受到嚴格制約,貪腐則不再是一個難解的問題:或者,制度嚴絲合縫,銅牆鐵壁,老鼠根本無從下口;或者,老鼠才啃了兩口,價值三五萬,便被髮覺,繩之以法,則無從養成富可敵國的碩鼠。
  這麼說,並非鄙棄科學家對貪腐的研究,我對科學素無偏見,只是難以接受唯科學論者和科學萬能主義。反擊貪腐,人人有責,科學界自是責無旁貸。給貪腐開方,你問十個人,也許能得到二十個藥方。然而,其中卻有一味最基礎、最不可或缺的藥引子:制度。假如法律失靈,權力專橫,官員的腦袋結構再簡陋,都不至妨礙他走向貪瀆,區別僅僅在於,他是一個聰明的貪官,還是一個愚蠢的貪官。 □羽戈  (原標題:[街談]貪官的問題不止在大腦)
創作者介紹

Tao

oonmdob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