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兩seo口為給兒子治病從北京素未謀面的“教授”處花6萬多元買藥,結果———一個奇怪包裹牽出一連串疑問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陳大爺室內裝潢整理之前寄來的藥 本報記者 劉洋 攝
    “咣咣咣”,12月29日一早,長春市民陳大爺聽到有人在敲自家房門,“馬爾地夫誰啊?”隔著門問了一聲,對方回答“送快遞的。”陳大爺打開了房門,一個年輕小伙捧著一個不算大的包裹站在門口,事情的經過要從這個包裹說起。
    “這包裹怎麼這麼快就到了?”對有人送包裹這件事,陳大爺並不吃驚,因為12月28日白天“文教授”已經和他電話聯繫過,說是要給他郵寄一包藥,並叮囑他註意查收。只是陳大爺沒想到,僅隔了一天,包裹就送到了,“當時我真的有些措手不及。因為包裹里應該是‘文教授’給我兒子郵的藥,他說這一次的藥比較貴,要5萬元左支票貼現右”,陳大爺說。
    果然,送“快遞”的小伙告訴陳大爺,想要收快遞,需要支付4.8萬元的貨款。雖然前幾次“文教授”郵藥,也都是用這種貨到付款的方式結算藥費,但這次一下子需要支付4.8萬元,陳大爺一時沒那麼多錢,可“藥”已經來了,老人只好湊了1萬元交給送“快遞”的小伙。本來按道理,在沒有支付全額貨款的情況,包裹是不能進行簽收的,但這次“快遞員”卻欣然同意了。陳大爺將1萬元交給“快遞員”後,對方給陳大爺簽了一個收條,同時雙方約定,“快遞員”明天來取餘款。“快遞員”至記者截稿時未來取餘款,包裹也始終沒有打開關鍵字排名。那麼,疑問來了。
  疑問1
  藥怎麼這麼貴,給誰買的?
    事情介紹到這裡,可能讀者會問,這是治什麼的藥,怎麼會這麼貴。另外,開這個藥的“文教授”又是何許人也?為什麼要選擇快遞貨到付款的方式進行結算?記者簡單介紹一下。
    原來陳大爺今年85歲,老伴李大娘今年81歲,兩個老人雖然都已經年過八旬,但買藥卻並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是為了他們的大兒子。陳大爺的大兒子在十幾年前因為車禍進行了開顱手術,術後右腿和右手就失去了行動能力,醫生診斷是“神經損傷”。陳大爺的大兒子一直卧床,由老兩口照顧。
  疑問2
  “文教授”是什麼人?
    今年12月中旬,通過別人介紹,陳大爺老兩口聽說北京空軍一院有一個叫“文泰山”的教授對治療兒子的病很有辦法,通過電話和這個“文教授”反覆聯繫後,老人對“文教授”深信不疑,在半個月時間里,老兩口先後三次從“文教授”處購買5萬餘元的藥。“第一次他給我郵了8210元的藥,第二次是9650元的藥,第三次是37800元的藥。總之,每次的價格都比上一次的貴。這一次,也就是12月29日給我送來的這包藥,價格是4.8萬元。”陳大爺說。
  疑問3
  老人家的條件好嗎?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花了6萬餘元買藥,老人家裡的經濟條件很好嗎?答案是“否”。
    12月28日晚上,也就是陳大爺和“文教授”通完電話的當晚,陳大爺的二兒子回家看望老人。因為家裡已經拿不出錢買藥了,老兩口把買藥的事跟二兒子說了。“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倆花這麼多錢去買藥。我聽他們倆一說這事的經過,感覺這事就不靠譜,當時就跟他們說,以前就算了,但這次的再來藥就別買了。沒想到兩個人沒聽我的話。”老人的二兒子陳先生說。
    12月29日上午,“快遞員”離開陳大爺家後,陳先生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說陳大爺買藥又花了1萬元,陳先生放下電話就往父母家趕。“人上了歲數以後,只要是他認準的事,你怎麼跟他們解釋都沒用。我倒不是不讓我爸媽給我哥買藥,但在這麼短的時間里,一下子就花這麼多錢買藥,任誰琢磨,都會感覺這不正常,另外家裡其實也沒這個經濟基礎。”看到包裹後,他意識到,這裡面似乎還有別的問題。
  疑問4
  誰塗改了包裹單?
    拿過包裹陳先生髮現,包裹上的包裹單竟然是一張被塗改了的EMS包裹單,根本不是順豐速遞的包裹單。另外陳先生撥打了順豐速遞的客服電話,查詢送速遞的小伙的姓名,結果是“我們沒有查到這個人”。
    “花1萬元買藥就已經夠嗆了,難道錢也給錯人了?”陳先生心裡打著問號。隨後他又撥打送快遞的小伙電話,最初小伙還接電話,陳先生說可以馬上支付包裹的餘款,讓小伙馬上返回來,小伙在電話里答應40分鐘後返回來,可掛斷電話之後,小伙就再也沒有出現,電話也無法接通了。
  疑問5
  “快遞員”咋知道老人地址?
    “小伙是騙子嗎?可就算他是騙子,他是怎麼知道老兩口要接收一個貨到付款的包裹呢?而且他還知道地址,知道電話。”聯繫不上送快遞的小伙後,陳先生心裡的疑問也更多了。
    先是和順豐速遞聯繫,之後又和“文教授”取得聯繫,陳先生想弄明白,老人拿出的這筆錢究竟是不是被騙了。可讓陳先生沒想到的是,他越是想把事情搞清楚,事情卻越往令人糊塗的方向發展。
  疑問6
  包裹單號為何與包裹不符?
    首先陳先生髮現這張被人塗改了的包裹單上面的單號竟然真是順豐速遞的。不過“單號”對應的這個包裹,並不是陳大爺接收到的包裹。但是這個包裹和陳大爺也不是沒有關係,因為包裹的收貨人竟然也是陳大爺。
    第二個包裹是12月30日送到的,通過對比包裹單上的內容,老人確定,這個包裹應該是“文教授”寄過來的。不過這次老人沒有簽收這個包裹,因為想要簽收這個包裹,陳大爺就必須支付2萬元的代收貨款,在沒有弄清楚上一個包裹是怎麼回事之前,全家人都認為,這個包裹他們不能再簽收了。
  ■家人查詢
  醫院無“文教授”
    陳先生對“文教授”這個人有多疑問,“他跟我爸媽說,他是北京空軍一院的‘教授’,可兩個老人連面都沒見過。他到底是乾什麼的,是不是真大夫?”陳先生說。不過遺憾的是,兩個問題,陳先生都沒有得到滿意的解釋。“關於‘文教授’的身份,我找了在北京的朋友去他所說的醫院詢問,醫院說無此人。”陳先生說。
  ■記者核實
  順豐:與他們無關
    昨日上午,記者通過電話聯繫了順豐速遞公司,順豐公司明確表示,陳先生收到的第一個包裹和他們公司沒有任何關係,那個送包裹的“快遞員”也和順豐公司沒有任何關係。“文教授”:包郵錯
    之後記者又撥打了“文教授”的手機,一個自稱“文教授”的男子表示是包裹郵錯了。陳大爺支付的1萬元藥款已收到,會馬上補寄藥物。其間記者還詢問了“文教授”所在醫院的名稱和地點,對於這個問題,對方回答起來含糊其辭。不過記者通過撥打北京的“114”和網絡地圖查詢,發現與工作人員所說的地址、名稱全都無法對應。
  ■進展
  無力再查只好報警
    事情到此,想要繼續往下查,陳先生感到有些力不從心,所以他報了警,也找了本報,“我自己實在查不下去了,只能求助你們。”陳先生昨天打來電話說。
    本報記者 劉洋  (原標題:一個奇怪包裹牽出一連串疑問)
創作者介紹

Tao

oonmdob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